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18031排列5开奖
今天是:
無錫市臺灣同胞投資企業協會歡迎您的光臨

協會動態

聯系我們

無錫市臺灣同胞投資企業協會

電話:0510-82719983
傳真:0510-82757760
郵編:214101
地址:無錫市東亭友誼南路88號三樓(太湖大道南側)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眾號:

專題報道

紀念兩岸交流三十周年征文選—— 我這30年

發布者:無錫市臺灣同胞投資企業協會 發布時間:2017/12/4 14:04:22 點擊次數:634 關閉
    最近經常照鏡子,鏡子里的自己,白發不知道什么時候悄無聲息地夾雜在黑發中,黑白間,似乎在述說著自己的故事。30年,彈指一揮間,往事一幕幕,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1986年盛夏的一天,剛從學校畢業的我興沖沖地跑到位于無錫市中心的政協大院市臺辦報到。進門一瞬間,腦袋懵了一下,兩間十幾平米的辦公室,空氣潮濕,彌漫著一股霉味,蚊蟲在眼前亂飛,不一會兒,身上就起了幾個包。幾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幾張斑駁的辦公桌椅,這就是我職業生涯的第一站?!這就是中共無錫市委對臺工作辦公室(當時簡稱對臺辦)?!盡管當時臺灣于我而言是個觸不可及的地方,更是一個遙遠的夢,可眼前這景象,讓我對職業選擇產生了懷疑。跳槽、換單位的打算,從那天起就在我心里像野草般地瘋長。


    1987年某個初春的上午,陽光溫和地灑落在錫城古老的運河邊,枝頭喜鵲在嘰嘰喳喳歡叫著,春天就這么不疾不徐地來到了眼前。我篤悠悠地騎車沿著古運河去上班,屁股剛坐定,領導就叫我去他辦公室,說要交給我一項重要任務,我暗自想,上班半年多,除了一張報紙一杯茶,東家長西家短地聽老同志嘮嗑,哪有什么重要事情。這時,領導拿出一份來自臺灣紅十字會的尋親名單,繁體字和豎寫的格式,看得我眼睛發酸,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很多名字,籍貫幾乎涵蓋大陸各省市,而領導叫我把籍貫江蘇無錫的名字圈出來,并去找公安部門了解信息。我找了大半天,圈出了幾個無錫籍的名字,便去公安局戶政處尋求支援。找了好久,核對了無數次名字和出生年月,終于找到了幾個和臺灣那邊提供的信息相似的無錫人,抄好家庭住址,第二天,我便挨家挨戶去登門拜訪。開門迎接我的幾乎都是七、八十歲的老公公、老婆婆,當我問他們可有親戚在臺灣并報出親人的名字時,他們全都驚呆了,有位秦阿婆更是老淚縱橫,不停地用衣袖擦著眼淚,顫抖地說:“我以為他死了,我以為他死了”……這情景對于當時只有20出頭的我來說,震撼又不可思議,親人分離怎么可以這么久?從黑發少年到鶴發老叟,戰爭對普通老百姓的影響,留下的創傷是如此之深。看著阿婆抽泣顫抖的身軀,我不免慶幸自己出生并生長在和平年代,對和平的理解也越發深刻。


    當我把尋親信息通過無錫紅十字會反饋給臺灣紅十字會時,我長長地舒了口氣,我想象著臺灣那邊的親人收到無錫親人的消息時那欣喜若狂的表情抑或一張張布滿皺紋的臉舒展的笑容。幾個月過后的深秋季節,一位操著標準無錫口音的老伯從臺灣輾轉香港回到了無錫,我去火車站接他時,他說他就是從臺灣紅十字會那里得到了無錫姐姐一家的消息。我叫他先歇歇,再去和姐姐相聚,可他一刻都不想耽擱,叫我馬上陪著他去找姐姐---就是那位在我面前淚流滿面的秦阿婆。在無錫西門一戶老宅里,當我領著這位老伯踏入阿婆的家門時,我輕輕地喊了一聲:“秦阿婆,你看誰來了?”正在做飯的阿婆回過身,身體仿佛僵硬在那里,雖然都已經白發蒼蒼,可兒時的模樣依舊清晰,瞬間阿婆淚眼婆娑地叫了一聲:“阿弟,你總算回來了,我們全都以為你死了,這位對臺辦的小妹妹告訴我你還活著的消息時,我怎么都不相信是真的”,老伯霎時上前緊緊地抱住了阿婆,激動地說:“對,阿姐,我回來了,我終于找到你們了,在臺灣的每一天我都在想著你們,也一直在努力通過各種渠道找你們,今年蔣老先生終于同意老兵回來探親了,我是第一批回大陸的”。看著這對離散了幾十年的姐弟終于團聚了,我的眼淚也瞬間流了下來,我悄悄地走了出去,不想打擾這對重逢的姐弟。回單位的路上,腳步變得輕松又歡快,看著滿地金黃的樹葉隨微風吹起,仿佛在舞蹈,涼意漸襲的深秋在我眼里是如此的美好和溫暖,耳邊不斷回想起那首唐代詩人賀知章的《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哀。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我想,在臺灣漂泊幾十載的秦老伯回鄉的腳步一定像賀知章那樣匆忙又幸福。從那以后,我終于明白我工作的全部意義是什么,我知道,我會在臺辦扎根了。

那個海峽對岸的臺灣,只在書本里讀到的祖國寶島臺灣,因秦老伯的回鄉,似乎離我又近了一些。


    90年代,當我第一次接待臺商時,他們是一群講著閩南口音的普通話、急切想要了解無錫優惠政策的臺灣同胞,和大陸百姓并無異樣。我們講著同樣的語言,身上流淌著同樣的熱血,在同一片天空呼吸著,我覺得,那道海峽已經無法阻止兩岸同胞的往來。臺灣,離我更近了一些。

    2000年剛一過年,臺辦領導突然叫我陪同市里一個經濟部門的領導赴臺招商引資。而當時,海峽兩岸的經貿往來已經非常頻繁,臺辦許多同仁在90年代后期就陸陸續續去臺灣參訪過(我一直在盼望著,什么時候輪到我去呢)。6月的一天,我一大早從無錫出發去上海坐飛往香港的航班,中午到香港機場后先去換入臺證,再轉機飛臺北,抵達臺北時已經是傍晚。在桃園機場去臺北的路上,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窗外,仿佛要把整個臺灣都盡收眼底。我們從臺北到新竹再到臺中、臺南、高雄,一路上拜訪企業,宣傳無錫的投資優惠政策,也了解臺灣作為“亞洲四小龍”的“繁榮”。回無錫時,我大包小包買了一堆,親友們拿到禮物時那驚喜的表情我至今記得。回來后,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在回憶臺灣的點點滴滴,美好而溫暖。


    21世紀初,一波又一波的臺商紛至沓來,我們接待接到不分晝夜,加班加點是常態。大陸每個城市都在想方設法“搶”臺商,也因此,我經常去廣東、福建臺商比較密集的地方出差。看著臺商在大陸各個城市布點投資設廠,我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不過如此。臺灣和大陸,已經密不可分了。
    2010年,當我有機會再次去臺灣交流時,我已經可以不用那么一大早趕去上海坐飛機了。我從容不迫地坐大巴上午從無錫出發,中午從上海坐飛機直接飛到了臺北。下午3點多就到了桃園機場。一路上,我眼睛同樣一眨不眨地盯著車窗外,想要看看新的景致。這一次臺北模樣依舊、一如10年前那樣在那里迎接我這個第二次造訪的客人。這次,我從臺北帶回家的幾乎是空空的行囊,因為我想要買的東西,無錫都可以買到。

    近幾年,又迎來送往了很多臺灣同胞,無錫到臺北也早就有了直航,甚至一天都可以打個來回。雖然臺商的身影少見了,但取而代之的卻是臺灣眾多學生、老師、農民,幾乎以百姓居多。跟他們一起擺攤、玩棒球,領他們進學校、工廠、社區,感受大陸的進步與發展,感受大陸同胞對臺灣同胞的那份親情。“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這首歌于我,早已根植心中。


    看著鏡子里的我,容顏已老,青春不再。我一遍遍地問自己:如果時光可以倒流30年,以現代人的價值思維,我會選擇什么樣的職業?我的答案仍然是從事這份意義非凡的對臺工作。
作者: 孫斐竹

國臺辦 | 省臺辦 | 全國臺企聯 | 無錫市政府 | 無錫科技局 | 無錫商務局 | 無錫經信局 | 無錫人社局 | 無錫環保局 |
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内部三肖中特 快3游戏 品特轩2019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爱彩乐走势图 足球90分钟纯比分 天津快乐十分300期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官方下载 mg淑女之夜5个百搭 甘肃快三号码遗漏天数 陕西快乐十分手机版竖